首页 > 热点资讯 >新闻内容

国美创始人黄光裕被曝已出狱,国美零售市值涨幅超20%

来源:ename.cn 2020年06月25日 11:52

今日,“国美创始人黄光裕被曝已出狱”一跃成为热门话题。


国美创始人黄光裕的人生更是充满传奇色彩,他曾三度问鼎胡润百富榜之大陆首富,在2006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亦排名第一。从众人崇拜到千夫所指,黄光裕案承载了太多的舆论与想象。


黄光裕或将出狱?

 

2010年8月30日,法院宣判,黄光裕因非法经营罪、内幕交易罪和单位行贿罪获刑14年。

 

据了解,黄光裕入狱服刑后共计获得过两次减刑机会。

 

第一次减刑发生在2012年,当年6月18日,减刑10个月。第二次减刑发生在2016年,当年5月31日,减刑11个月。

 

综上可知,黄光裕共减刑21个月,理论上,黄光裕在2021年2月16日就可以恢复自由身,前提是其没有获得更多减刑。

 

但近日有消息称,黄光裕已于近日出狱,国美官方或将于今晚对外公布。

 

受此消息影响,国美系概念股集体飙升,国美零售涨幅超20%,国美金融科技涨幅超60%。截至目前,国美零售涨幅达17.39%,股价为1.62港元。


 

 

虽然不在江湖,但黄光裕出狱传闻不断。今年四月,国美零售投资关系总监李虹曾回应,黄光裕正常刑期到2021年2月16日,没有变化。

 

此次是否又是空穴来风,静待国美官方的公开回应。



相关推荐

短视频的守正出奇:繁荣背后回报低迷

本篇文章2888字,读完约8分钟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南七道  来源:南七道(ID:nanqidao33)  原标题:短视频的守正出奇  2019-2020年,短视频取代了诸多已经是明日黄花的产业,成为最火爆的产业,没有之一。  美好的钱景,让成千上万的公司和投资机构扎堆这个领域,孵化网红的MCN机构如过江之鲫,增长势头凶猛。2018年5000家。2019年达到6500家。预计2020年会达到9000-10000家。国内研究机构克劳锐的预测:2020,网红经济中的电商市场规模将达3000亿人民币。而国外机构Frost&Sullivan预测,网红经济整体规模(包括电商收入、在线打赏、知识付费、代言商演等),将达到3400亿人民币。  抖音、快手、微视、B站、微视、微信视频号等各巨头在布局短视频之外,还密密麻麻的分布着美拍、晃咖、球球、波波、YOO等二三线勉强存在或已经被淘汰的各种短视频平台。后面依然还有新的短视频App不断冒出,跃跃欲试。  繁荣背后,行业的回报却让人大跌眼镜。根据公开数据,截至2019年12月31日,国内头部的网红机构如涵控股,签约网红数量159个。它在3月份发布了该公司截至2019年12月31日的2020财年第三财季财报。“如涵控股第三季度净收入约4.8亿元。经调整净利润为2100万元。”净利润只有4%。火爆的网红行业,利润比传统制造业和餐厅还低。  一方面是短视频的火爆,一方面却是收入残酷的现状。这种火与冰的场面的真实原因,是由于行业竞争惨烈,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推广等各种成本直线升高。一家MCN公司,不仅需要承担网红的服务费,在孵化和运营还要花钱进行包装和推广,还有供应链的管理,行政费用等等,这些开支甚至占到整体收入的40%左右,大部分的利润被消耗掉了。  回顾国内的互联网每一个热点,基本上都是创业者和资本竞相追逐的风口。从1998年的门户、1999年的电子商务、2001年的企业服务、2002年的SP、2003年的网游、2006年的视频、2013年的手机游戏、2014年的2B服务、2015年的互联网金融、2016年的共享单车、2017年的新零售、2018年的区块链,2019年到现在的短视频,无不如此。基本上都是“一将功成万骨枯。”  投资了腾讯等公司而声名大噪的高瓴资本张磊,曾说他的投资理念是,“守正出奇”。这个词语出自老子《道德经》的“以正治国,以奇用兵”,大概意思是说按着常规发展,却又不固守常规,能突破思维、出奇制胜。放在创业领域里,大概可以理解为:既要迎合大势,符合规律,但又不盲目追赶潮流的,才能成为成功的创业者。  眼下火爆的短视频行业里,挤满了各种玩家,人们的注意力大多被台前的投资机构、大小网红、内容公司、MCN机构等吸引了。但在这个产业的幕后,同时也诞生了无数火爆的商业模式,看起来都没有那么的受人关注,但在短视频每一个细分领域里的缝隙中,都能成长出大的生意模式,分化出了多条黄金赛道。  就像那个众人周知的故事那样,挖金矿的没赚到钱,卖水却成了富翁。淘金的无功而返,卖牛仔裤的却成了土豪。“卖水”成了火爆行业里做细分服务取得成功的代名词。短视频也是如此。短视频行业的守正出奇,既要迎合短视频的潮流,但没必要一味的去抢着做网红和内容。比如音乐版权交易、视频制作剪辑等等。  在国内做原创音乐,大部分生存现状都很糟糕。高晓松说自己写了同桌的你火了20多年,但他只收到了800块钱。根据《2019中国音乐人生存状况报告》,“近半数音乐人的税前月收入在2000元以下。”而摩登天空、太合音乐等传统音乐公司也是生存艰难,不断探索。  短视频配乐,带动了包括流行音乐的普及,帮助长尾原创音乐和小众音乐,走进大众的视野,带动了整个行业的收益,改善了音乐公司,小众或野生音乐人的生存现状。各种音乐借助短视频的传播和普及,这改变了国内音乐行业数十年的宣发模式。也让音乐人不再受居住地的制约。《海草舞》、《学猫叫》、《沙漠骆驼》、《野狼disco》等各种热门歌曲随着短视频走红。  以《野狼disco》为例,截止2020年5月,抖音上各个版本总使用人数超过400万,播放高达50多亿次。它还在云音乐热歌榜上榜超过10次。演唱歌手从默默无闻到出场费6位数。少数音乐人年收入增长到50万甚至100万元以上。预计到2023年,中国数字音乐版权市场整体市场规模将增长至137亿元。  音乐版权如此,视频剪辑工具更有代表性。快手内容生态报告显示,快手2019年月活突破4亿,原创视频库存数量超过130亿。理论上来说,每个视频都需要剪辑一次甚至几次。好的剪辑工具可以降低拍摄和制作成本、简化后期制作的流程,让视频呈现出更优质的效果。剪辑工具成了一个刚性需求。视频剪辑软件,这是一个天然可以从短视频这个最大的流量池,分享红利的细分市场。通过和官方差异化的独有的功能和体验,更好地满足了视频UP主的更多需求。在此基础之上,很多公司开始推出各类细分工具,相互导流,形成了一个竞争的矩阵。  除了抖音快手自带的剪辑工具剪映和快影之外,市面上还诞生了各种各样的第三方剪辑工具,据估计市面上的第三方的PC和手机剪辑软件超过了100款,包括剪辑、特效等功能类似。其中已经有一批公司已经颇具规模。万兴科技旗下的视频创意软件万兴喵影,现在全球用户超过1亿,是准入门槛低、模板素材多、便捷易用的剪辑产品,最近还牵手荣耀首发了平板端APP。由于踩准了工具应用的风口,2019年万兴科技的数字创意软件类业务收入超过3亿元,毛利率高达97%,目前公司已在国内创业板上市,并在今年提出“数字创意赋能者”的品牌理念,面向全球用户提供以视频创意为主的软件产品与服务。  好的商业模式是既迎合大潮,但又不参与最惨烈的竞争,平台与参与者之间相互赋能,一起共赢,这样才能进入到良性循环,长久发展。在大生态之下,还有能各自循环的小生态。不管是互联网,还是短视频,甚至幕后细分的公司,都是如此。  在围棋里有一个术语是“胜负手”,也就是决定输赢的关键一两步。在创业领域,关键的步骤就是方向,方向错了,再努力也没用。正像《野狼disco》有一句歌词那样,“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在看似充满机会的赛道上,其实竞争惨烈,机会是最少的,是最坏的选择。而在很多人看不上的缝隙里,却能找到最好的商业模式。那是短视频“守正出奇”最好的机会。

2020年05月28日 11:23

餐饮行业竞争激烈,与其被各种压榨,不如选别家合作平台!

2019年中国餐饮外卖的市场整体交易规模达到1952.9亿元,餐饮市场的交易额呈不断上升的状态。餐饮行业虽说是三年一小坎,十年一大坎,而今年的餐饮行业,倒闭关店的比比皆是。随着外卖平台对商家的让利逐渐减少,佣金比例的不断提高,很多餐饮店正在走下坡路,一天的外卖量就那么几单,甚至有的外卖一单连一块钱也赚不到。外卖红利潮水的退流,那些本就举步维艰的餐饮商家们,转租的转租、倒闭的倒闭。那个只要随便开一家店就能赚钱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餐饮店为什么不好做?如今的餐饮行业竞争激烈是众所周知的事情,餐饮作为消费者必须消费的领域,每年都有源源不断的外行人踏进餐饮行业,有人的地方就有餐饮店,分摊着本就不大的市场。几十家店抢两条街的客流量,你说,餐饮能好做吗?观察一下身边的地区就不难发现,同一家店铺,一年能换好几个老板。餐饮店开的越多,对顾客来说选择性就越多,结果就造成餐饮行业的竞争愈加激烈。有的店铺为了获取更多的客流量,不惜大幅度的降价,这就造成餐饮行业整体利润的下滑,许多小餐饮店因为长时间的亏损和激烈的竞争而选择关店,黯然退场。没有客流量就代表着没有收益,店铺想要让消费者进行消费,就必定要进行“曝光”。餐饮商家最常见的“曝光”方式就是在某团、某饿了上进行流量转化。这种引流方式成本较高且充满不确定性,想要获取更多的“流量”,作为商家就要不断的投钱,无休止的被压榨。你说你不投钱,那么你家的餐饮店线上客流量直接跌到0。做过餐饮的人都知道,想要获取更多的订单,某团和某饿了是必须要入驻的,这两大外卖平台能为店铺带来非常大的流量,可同时,每个外卖订单要收取15%-25%的抽成。眼看外卖平台的佣金一路飞涨,利润越做越低,很多餐饮朋友都抱着一个想法:等到真做到无利润可赚的那一天,就彻底的从外卖平台退出。许明开一家餐饮店,店里每月的外卖营业额为5万元,按照20%的抽成比例,他一个月就要给外卖平台1万元,一年就是12万,抛去人工、租金、水电等成本,利润所剩无几,许明觉得与其被压榨不如选择别家平台,租客网旗下的租客惠,没有高额的佣金提成,是许明选择入驻的最大理由。租客惠依靠着租客网数百万的租客,有着强大的流量,租客在消费之前会在租客惠上领取优惠券,通过这种方式,提升消费者到店消费的意愿。羊毛出在羊身上,外卖平台的抽成高了,多出的成本自然要消费者来承担。一份普通的水饺,在店内堂食仅为10元,到了外卖上,一份水饺的价格涨到了15,这在餐饮行业里早已不是秘密。在这个外卖为主的时代,想要平台降低抽成佣金,估计是一件很难的事,就算降估计也要几年后的事情。如果现在还不选择做出改变,继续被压榨,必定会沦为外卖行业的炮灰。

2020年05月11日 11:03

深圳近3万户家庭通过公租房轮候申请

深晚记者从深圳市住房和建设局获悉,2019年9月1日至12月31日,全市共受理30395户家庭(含单身居民,下同)公共租赁住房轮候申请。深圳市住房保障署对上述申请家庭进行了核查,合格家庭29885户。合格申请家庭名单及相关信息于4月20日至5月8日在深圳政府在线网站和深圳市住房和建设局网站公示。对本次公示无异议,以及有异议经复核符合申请条件的申请家庭,深圳市住房保障署将根据轮候与配租办法规定的轮候规则,按照备案回执编号的先后确定其日常轮候排序,载入轮候册,依序排在轮候册末位申请人之后。有关配租房源的情况,可关注在深圳市住房和建设局及各区住房保障部门门户网站发布的配租通告。(记者杜婷)

2020年04月22日 10:14